风中的吟唱

流浪歌手

这轻风吹拂的夜

这忽明忽暗的灯

这五月的流水孤独的脚步

它们都是流浪歌手的情人

他在夜色里歌唱

戴着墨镜深情的歌唱

他唱着迷失的爱情

唱着花房姑娘

有人说他是盲人

有人说他是装酷

流浪歌手

抱着他心爱的吉他

在夜色里歌唱

唱着迷失的爱情

唱着花房姑娘

在春季

------ 这个春天,我特别爱凝望窗外,看一窗翠色在阳光下的跃动。那般的曼妙,那般的迷醉!虽然,不久前的冬天,我还在埋怨着没下雪的冬天根本就算不得冬天!可是你听,那风中的吟唱,那生命的跃动……你还能躲在冬天的角落里期待那一场不可能的飞雪,你还能拒绝这眼前明媚的春天吗?于是,我在窗台特意种上好多的花: 蝴蝶兰、剑兰、紫菊……在这个春季

        在春季

不是每一朵菊花

都可以在阳光里留下

于是便有了

茶的记忆


谁会翻开一本老书

品一壶糯糯的熟普洱

阳光的影子

总是能照见


苦苦的是什么

总得尝过

甜甜的回味是什么

又有多少人会在乎


花篮里承载的

是岁月的美丽

谁的手可以

轻轻将她留驻   在春季

最美的春天

《最美的春天》

天空格外的蓝

墙角的海棠已红艳艳一片

操场边绿柳如烟

一声清脆的鸣叫 突然间

剪出一幅水墨的春天


阳光格外明艳

轮椅上的女孩站起来了

她努力握紧妈妈的手站起来了

你看那绯红的小脸

从来没有过的灿烂


而此刻妈妈的双眼

竟被幸福的泪花溢满

从她第一次坐着轮椅踏进这个校园

这漫长的六年

不离不弃的陪伴


天空格外的蓝

墙角的海棠一片红艳艳

小女孩握紧妈妈的手

和暖的阳光下

绘出一幅最美的春天

却恋春色一抹红

                     春寒料峭的清晨                                                                 

                     相遇几株盛开的海棠                                  

                                                          

                     于匆匆的脚步中 

                     于频频回首中             

                     愈来愈远                                                    

                                                          

                     又    

                     于一片暗夜的静寂中 

                     于一场悄无声息的细雨中  

                     愈显清晰  ……   

                                                          

                     不为衣衫添华彩  

                     却恋春色一抹红       

                                                          

                     这无意盛开的春                                         

                     是上帝的独具匠心 

                     还是    一脉幽幽情思?

下午茶

        梦和我是因为才认识的。惠一两年才回来一次,每次都很匆忙。但她每次回来我们几个都会聚一聚,哪怕一杯下午茶的时光。


        这次聚会是在梦的家中。这是一个30平米左右的小屋,陈设简单但井井有条。一间靠墙的单人床,床头挂一些小饰品。一个圆形玻璃小茶几,温馨的布艺小沙发。墙角有个小书架,书架上是一些关于美学和心理学和文学书籍。窗前的写字台上摆放一个精致的小花瓶,瓶里一束淡紫色的花。蓝色小方格的布艺窗帘显得清新典雅。


        这是一个单身女人的家,看不出半点落寞,却有着淡淡的温馨。


        梦问我们需要喝点什么?家里有咖啡,有薄荷,有铁观音。我们几个都要了薄荷。梦为我们冲好薄荷茶,几个女人一边品着薄荷的清香一边谈论起杯盏间的时光。


        梦40出头了,是个心理咨询师,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工作室。她温柔娴静,知书识礼,修养很好,是个安静的女人,却至今单身。出于对朋友的关心,有时难免会谈到这个话题。我们都劝她别太挑剔了,世间没有太完美的东西,更何况女人这把年纪了。她说:不是挑剔,只是还没有遇到那个合适的人。她说她的要求并不高,只要心安然。如果只为了堵住世俗的嘴巴而去完成一场婚姻的任务,岂不是太悲哀了!


        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做回自己,不奢望,不自卑,恬恬淡淡, 从从容容,心若兰花。只为“心安然”!不求物质的享乐,不追虚荣的浮华。守住时光,守住一份内心的安然。


        终有一天,在某一个路口,我相信,上天定会为她安排一场今生最美的相遇。也许那时,容颜已不再重要……


糊涂人生

尽管已过仲秋,天却是异常的闷热,但这并不改变我步行上下班的习惯。

    回家的路上,一如既往的慢节奏。东张西望之余,几个大字赫然眼前:“前面是绝路!”赶紧收住脚步,定睛细看,这下看完整了:“糊涂的人生没有未来,前面是绝路!”再往上看,原来是浙文眼镜的广告。

    不能不说商家真的很聪明,卖眼镜也卖得如此有哲理。
     要说“未来”这个词,估计已经被很多人淡化了,也淡忘了。是啊,活在忙碌的当下,随波而逐流,很多人连“我正在干什么?”“我为什么要这样?”都还来不及搞清楚,更别说静下心来好好思考下“未来”了。何况“未来”似乎太遥远了点,虚空了点。

    记得在哪里看过一个印第安人等等灵魂的小故事。大意是讲印第安人在旅途中每走几天,就会停下来歇一天,等一等自己的灵魂。说是走得太急了,怕自己的灵魂跟不上。故事的真实性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它会带给我们怎样的思考呢?

    有人可能会说不是“难得糊涂”吗?你可别被忽悠了!郑板桥的“糊涂”可不是一般人能企及的境界。那可不是真糊涂,而是看破尘世放下得失的一种超然,一种大智慧,其实是非黑白了然于胸呢,要不然也就不会有“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诗句以表其心志了。

    几十载的光阴说长也长,漫漫人生路;说短也短,白驹过隙,弹指一挥间。虽然“未来”充满了一些不可知的变数,但命运的瓶颈终归是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包括在逆境中如何抉择。一个人一生不可能没有糊涂的时候,但倘若一直糊里糊涂下去,呵呵,还是帮眼镜店免费打下广告吧:

“糊涂的人生没有未来,前面是绝路!”

    喜欢悠远舒缓的音乐,可以让劳累的身心得到休憩与释放。也喜欢寻找一处小小的宁静,看闲云流水,听花开花落……

   其实,不一样的人生可以演绎不一样的精彩,但唯独“糊涂的人生没有未来”,也算是自勉吧!

  1

这一个夏天是史无前例的

知了嘶声力竭的鸣叫

冲击着空气中的热浪

沸腾的人们

把所有的热情连同身上的汗水 

一起蒸腾

而我的脚步

总是不自觉地踏进了那一片小小的树影

仿佛 走进了一间幽静的小屋


  

  2

晚饭后河边散步

还是那一段小树林

还是那一把手风琴

悠远的琴声和着流水的轻响

每一次走过我都会久久回望

想用目光把琴声拉长

而那时  天太晚

我看不清那个拉琴的人    




   3

最近似乎因为太热 搁下了很多事

而追剧的热情却丝毫未减

其实生命中的很多事

未必都昰十分有意义的

但是占据 却让生命有了更细腻的内容

而有时  当我们静静地欣赏一幅画

吟诵一首诗 品味一段文字

甚至在步履匆匆的间隙里

倾听一种声音的时候

我们在寻找 生命的留白

雕刻时光


一方小院

有阳光洒落

有女人播下春天的花种

满室木香

他在精心地雕刻时光

他把时光雕刻成花瓶的模样

日子

在清风中揺曳

在茶香里氤氲

最是令人心动的

是水缸里那株莲

静默中 开出岁月的悲欢

听雨(二)



风声

雨声
远处翻滚的雷声
悲切或怒吼
没有一场雨是无缘无故的
只是对昨天的一切
她并不感兴趣

每一片叶子
每一滴雨
都会发出声响
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
只是   它们无意
去惊醒那些梦中的人

这无关什么心情
也无关什么格局
不过是季节的一场雨
不过是
夜晚吟唱的一支曲

淅淅沥沥
雨还在下
无论你听见
或没有听见
无论什么时候天明
或者  天明后有没有雨伞

山荷


望着墙上那幅写意的荷

突然间感觉它有那么多的瑕疵

我开始怀疑当初的迷恋

难道仅仅是一个意象?


突然间

那个莲的头像不再适合我

我将它换成一朵无名的小花

小小的花瓣被雨水浸透

晶莹剔透  薄如蝉翼


没有人知道这深山雨后的传奇

它安静地做梦

褪去所有的色彩

它安静地醒来

迎接山间的第一缕晨曦

它安静地凋零

在这绿意的世界里